您好!歡迎訪問方正中期期貨網站!

            今天是:

            English

            商品期權為實體企業多上一道風控保險

            發表時間:2018/3/28 9:26:20    責任編輯:    來源:期貨日報

            打印此頁】【關閉

                   縱觀2017年至今的大宗商品走勢,不難發現,國內外市場波動劇烈,企業風險管理需求迅速增加。隨著產融結合的深入以及我國衍生品市場的發展,越來越多的企業通過衍生品工具進行風險管理。
              金融衍生品,例如期權,不僅可以滿足企業精確定價、靈活避險的需求,還能有效增加市場流動性、降低交易成本,有利于改善資本市場的投融資功能,有利于提高金融市場的彈性,從而有效支持實體經濟降低經營成本、實現穩健經營。
              下文盤點了期權基礎知識,并從產業鏈邏輯出發,詳細分析產業鏈企業如何運用期權更好地進行風險管理。
              期權打開“彩色”交易世界的大門
              期權是在期貨的基礎上產生的一種金融工具。從其本質上講,期權實質上是在金融領域中將權利和義務分開進行定價,使得權利的受讓人在規定時間內對于是否進行交易,行使其權利,而義務方必須履行。
              期權橫空出世后,交易的世界是“彩色”的,可以實施上百種上千種策略,以更好地配合各種各樣的行情,如大漲、緩漲、大跌、緩跌、盤整、變盤等。期權交易起源于美國和歐洲市場,直到2015年2月9日,我國首只場內期權品種上證50ETF才于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宣告了國內期權時代的開啟。兩年之后,商品期權豆粕期權在大連商品交易所掛牌上市、白期權在鄭州商品交易所掛牌上市。隨著國內市場衍生品工具的豐富,投資者有了更多的投資標的選擇。更重要的是,國內產業鏈企業也有了更多的工具進行風險管理。
              期權操作分為買方和賣方,他們的出發點是不同的。若投資者預期標的期貨合約價格未來連續上漲,則可以通過支付權利金買入看漲期權。如果后期標的期貨合約價格超過行權價格,那么買方可以通過行權獲利。行權后,會從交易所配對得到期貨多單頭寸,價格為當初買入看漲期權時選擇的行權價格。
              反之,若預期標的期貨合約價格連續下跌,則可以買入看跌期權。眾所周知,期權的權利金是由內在價值和時間價值組成的,作為買方,時間是最大的敵人,買方希望以小博大,通過支付一點權利金來獲得超額收益。因此,如果行情不具備連續性,那么時間價值的流逝會導致買方損失權利金。
              而作為期權賣方,若預期標的期貨合約價格未來不會上漲,則可以賣出看漲期權,以此獲取買方所支付的權利金。反之,若預期價格未來不會下跌,則可以賣出看跌期權。與期權買方不同的是,當買方提出行權,賣方有義務履約。所以,賣方在賣出看漲或看跌期權的時候,需要支付一定的保證金才能開倉。
              從產業鏈邏輯出發來看期權買方和賣方,他們就像產業鏈中的生產者和需求者。以白糖產業鏈為例,期權買方,買的是萬一。萬一白糖價格連續上漲,對于現貨需求者來說,成本將增加。反之,萬一白糖價格連續下跌,對于糖廠來說,手中的庫存面臨貶值風險。因此,用糖企業可以買入看漲期權來鎖定成本,糖廠可以買入看跌期權來規避價格下跌風險。而賣方,賣的是一種不可能。賣出看漲期權是看不漲,預期標的期貨合約價格漲不上去,實則是看標的期貨合約的壓力位,上方有壓力,而風險在于,標的期貨合約價格連續上漲;賣出看跌期權是看不跌,預期標的期貨合約價格跌不下去,實則是看標的期貨合約的支撐位,而風險在于,標的期貨合約價格連續下跌。
              立場不同交易策略不同
              有些小型貿易商和企業仍然采用偏傳統的經營模式,即采購和銷售兩端均不確定、隨買隨用的模式。有些企業一端確定另一端不確定,比如在常規訂單中,貿易企業或飼料廠的成本確定,但下游的價格沒法預先鎖定。而對另一些企業來說,下游價格確定,但成本端價格浮動,負向剪刀差常常吞噬企業利潤。比如,豆粕價格上漲時,成本漲幅要大于豆粕價格的漲幅;而當豆粕價格下跌時,成本跌幅要小于豆粕價格的跌幅,這樣的負向剪刀差也是企業的風險點。
              如今,越來越多的企業,包括白糖產業鏈中的企業,多采用期現結合的模式來把控采購和銷售兩端的風險。比如,在采購端通過盤面建立虛擬庫存,在銷售端在盤面提前鎖定售價,也就是通過期貨套期保值來嚴控風險。
              縱觀大宗商品的采購及銷售模式,如今的商品貿易更具靈活性,從過去低買高賣獲得價差利潤演變成風險定價、基差點價等眾多創新模式。衍生品的發展與介入使產業鏈的生產經營發展到一個新時代,而商品期權的出現令產業鏈企業和廣大投資者有更多保駕護航的選擇。
              前面提到,若企業擔心手頭的現貨價格下跌,則可以通過買入看跌期權來規避下檔風險;若需求者擔心未來價格上漲、成本增加,則可以通過買入看漲期權來鎖定買入成本。不難看出,雖然是通過簡單的買入看跌或買入看漲期權來套期保值,但是期權的使用使企業有了鎖定損失、保留獲益的可能。此外,每個企業,尤其是產業鏈中的現貨企業,對于價格走勢和未來預期都有自己的研判。所以,企業也可以通過賣出期權來增加營收。
              需要注意的是,企業在選擇相應的策略前,應清楚操作的動機和目的,這其中包括對風險收益特征的了解、市場的研判。之后,再根據多變的市場走勢及時調整。
              其一,生產者怕跌,可以買入虛值看跌期權。
              以白糖生產者為例,糖廠擔心未來價格下跌,更擔心價格跌跌不休,就可以買入看跌期權來鎖定下檔風險。若白糖價格大幅下跌,則選擇行權。行權后,交易所會配給企業一個期貨空單,價格是行權價格。糖廠認為目前的價格還有利潤,但又擔心價格下跌讓利潤流逝,就鎖定下檔的價格來買入看跌期權,選擇的行權價格是企業認為的下檔風險價格。也就是說,對于生產者來講,價格跌到什么位置就沒有利潤了,這個價格就是下檔風險價格,其也是企業的成本價格。
              例如,現階段,白糖售價在6500元/噸,而糖廠害怕未來價格下跌,對他們來說,跌到6200元/噸以下是無法忍受的。這時,糖廠可以買入一個行權價為6200元/噸的看跌期權來保護下檔風險。當白糖價格跌破6200元/噸,企業可以選擇行權,同時得到一個價格為6200元/噸的空單,這就是鎖定了6200元/噸的銷售價格。
              如果糖廠直接賣出白糖期貨套期保值,那么相當于將價格鎖定在6500元/噸。若未來白糖價格下跌,則現貨端虧錢、期貨端對沖現貨端虧損,但有可能期貨盤面的盈利彌補不了現貨端的虧損。
              而如果糖廠買了6200元/噸行權價格的看跌期權,白糖價格從6500元/噸漲到6700元/噸,那么對糖廠來說是件開心事兒,因為手中的現貨價值更高了。此時,企業可以不行權,損失的只是權利金,其實也不是損失,企業可以將權利金當作是企業運營的固定成本支出(保險費)。
              其二,需求者怕漲,可以買入虛值看漲期權。
              以豆粕需求者為例,飼料廠擔心豆粕價格上漲會造成成本增加,就可以買入看漲期權來鎖定上檔風險。若當前豆粕價格在2800元/噸,飼料廠認為豆粕價格超過2950元/噸的時候成本就太高了,則飼料廠可以買入一個行權價為2950元/噸的看漲期權,以此鎖定成本。如果豆粕價格超過2950元/噸,那么飼料廠選擇行權,得到一個價格為2950元/噸的期貨多頭頭寸,相當于把成本鎖定在2950元/噸。如果豆粕價格從2800元/噸跌到2700元/噸,那么飼料廠購入豆粕現貨的成本就降低了,其買入看漲期權所支付的權利金相比現貨上節省的資金是不足道的。
              直接買進豆粕期貨進行套期保值,相當于將成本鎖定在2800元/噸。面對市場波動,當價格不漲反跌時,期貨端的虧損會吞噬現貨端的盈利。
              其三,需求者想利用振蕩市增加營收,可以采用賣出寬跨式策略。
              時間的流逝對期權賣方而言比較有利。若上有壓力,預期上方的價格不會被突破,價格漲不過壓力位,則應賣出看漲期權。反之,若下有支撐,預期底部的價格不會被跌破,則應賣出看跌期權。需要注意,隨著到期日的接近,時間價值加速消耗,雖對賣方有利,但也要謹防到期前波動率變大的情況。價格大幅波動,無論是突破上方壓力位還是跌破下方支撐位,當有風險事件發生時,賣方都應及時退場。
              回顧豆粕期貨過去兩年的走勢,2016年二季度的牛市過后,自高點3200元/噸開始回落,之后就一直在2600—3000元/噸的區間內徘徊,直到2018年2月才沖破振蕩區間的枷鎖。此前,如果企業預期豆粕價格上方壓力位在3000元/噸,下有支撐位在2600元/噸,那么就可以通過賣出寬跨式策略來增加營收,對標豆粕1709合約或1801合約,賣出行權價為2600元/噸的看跌期權,同時賣出行權價為3000元/噸的看漲期權。企業收入兩邊的權利金,只要豆粕期貨價格不突破這個區間,企業就能穩穩地將這筆權利金納入囊中。若行情突破,則要及時平倉。
              商品期權為企業風險管理保駕護航
              運用期權進行風險管理是企業為其經營決策上了一道保險。企業通過買入看漲或看跌期權來鎖定上檔或下檔風險。買入期權的損失是有限的,最大損失為權利金,卻保留了現貨超額收益的可能,這一點反向操作的期貨套保是相對難做到的,因為現貨端的收益可能被期貨端的損失完全對沖掉。此外,買入期權不需要繳納保證金,不存在因需要追加保證金而被強制平倉的風險。也就是說,企業買入期權有選擇行權與否的權利,而沒有履約的義務。
              期權套期保值者心里的期望就像旅客搭飛機時隨手買了延誤險一樣,買份安心,大部分旅客希望所搭乘的航班不要延誤,對于延誤險是否獲賠并不是太在意,真的延誤的話,也可獲得相應的延誤賠償。而對于投機者而言,恰恰希望航班延誤。所以,角度不同,通過期權想要得到的結果也不同。
              對于企業來說,套期保值并非預測方向,其可在投入保值與產生盈利之間持續投資。企業選擇不行權,損失的只是權利金,其實也不是損失,可以看作是企業日常運營的固定成本。選擇期貨套期保值還是選擇期權套期保值,要根據企業資金狀況、風險承受能力以及對未來行情的預期等因素決定。
              總的來說,期權許期貨市場一個未來的同時,也助力企業做好風險管理。

                

            快乐飞艇app下载